手機掉了,她才發現自己有「手機依存症」,這種感覺,就像她每晚夜闌人靜時,總會戀戀地將頭埋進他的襯衫裡,嗅著熟悉又陌生的菸味,是種病態的依戀吧!

 想他想得厲害,連手機遺留在計程車裡都沒察覺,回到家裡心才開始隱隱抽痛起來。她不是介意手機,腦袋裡想的全是別的:通訊錄裡有他的電話、手機吊飾是他送的、簡訊裡留著他傳的每通訊息……;而這些東西,就像他們的愛情,再也找不到、追不回來。


 長輩總是勸她,找另一半最好找個個性能互補的;閨中密友更是常叮嚀她,找個愛自己多一點的另一半比較好。偏偏這兩大必須遵循的原則,她一項都沒做到,就是對個性像得不得了的他情有獨鍾,甚至瘋狂迷戀到無可自拔的地步。

 他是家裡的長子,自然散發著領袖的氣息,在工作團隊裡,也理所當然成了發號施令的人。她最愛偷看他交待事情、專注在工作時的神情,除了堅毅的眼神叫人折服外,她還意外發現他有揉眼睛、捏鼻子、玩弄兩鬢頭髮的小動作,總會讓她聯想到小嬰兒剛睡醒時的可愛模樣。

 有次他眼睛細菌感染,嚴重發炎化膿,搞得必須到醫院劃兩刀,即使眼睛腫得像核桃,得戴著墨鏡遮醜,他還是會忍不住摘下墨鏡,摸摸眼睛、捏捏鼻子,遇上她心疼地大聲制止,他會撒嬌、語帶無奈地說:「我不愛戴眼鏡嘛!架在鼻樑上,讓人老是頭昏不舒服……」,最好只好由得他任性。

 後來分手、變陌生,她才發現自己有多依戀他的一舉一動,即使再也見不著面,她仍在腦海裡像錄影帶倒帶般,一遍一遍重溫他晶亮的眼睛、高挺的鼻子和略帶傻氣的笑容;想得兇時,她索性拉好友三更半夜站在他的大門外,什麼都不做,只是猛掉眼淚。

 點起一根他最愛的七星淡藍香菸,在徐徐向上飄散的菸氣中,她記起朋友老笑她有「依存症」。是啊!她就是依存著有他的回憶生活,一天過一天,睹物思人、觸景傷情,最後連望著手機通訊錄裡他的電話號碼發呆的權利都沒了;手機掉了,她決定找支和他一模一樣的手機,然後在心裡通訊錄記下一組電話號碼、10個數字,換一個方式繼續玩「依存遊戲」。

創作者介紹

韓流的魔力。한국의 마력。

leonayd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