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以為沒有愛情,自己就再也活不下去,在醫院病榻前醒來,看到父母焦急的神情和哭紅的雙眼,她才發現:從今以後,只能將他放在心裡了……

 上大學就是「由你玩四年」,但她的男生緣極佳,就算不搞「聯誼」那一套,還是會有大把男生自動來找她。說穿了,她不是個長相漂亮的女孩,但像男生大剌剌又直接的個性,反而讓不少男生把她當哥兒們,三不五時就約她一塊兒打撞球、看電影、混夜店,每每玩得不亦樂乎。

 可能是一物剋一物吧!拒絕周圍無數求愛的男生,她竟然栽在同性好友暗戀的男生手上,談得來的也不是沒碰過,但動心的理由說來顯得頗可愛:「誰叫我從來沒遇過能把『紅樓夢』看5遍,但偏偏他又是個唸理工的男生!」從此以後,她和這個她口中「帶著濃濃古典氣息」的男生愈走愈近,愈來愈親密,親密到她開始不在乎身邊好友漸漸疏遠,因為,她的世界裡滿滿都是他,滿到她會用幸福的口吻嬌嗔地說:「我每天都覺得像活在天堂裡啊!」

 熱戀三年,有僑生身分的男孩開始被家人催促要回溫哥華,她也開始變得焦慮不安,前一分鐘才小鳥依人、甜甜蜜蜜,後一分鐘卻鬧著分手、哭哭啼啼,情緒幾近崩潰地急急解釋:「我怕孤單,我怕一個人,我只是想先習慣一個人的生活……」,最後又用哀求的口吻:「我們不要分手啊!還有一年,我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慢慢習慣,但不要現在啊!」

 幾次反反覆覆,他煩了、累了:「雖然我真的很愛妳,但我們分手比較好吧……」,原本瀟灑的她,開始歇斯底里、開始胡思亂想,最後終於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,像被鬼附了身似的在左手腕劃下極深的一刀,而血汩汩流出的感覺,竟讓她又有置身天堂的錯覺。

 到底在天堂?還是在地獄?她只知道,爾今爾後只能活在人間,心破了個大洞,痛到不能再痛時,她學會從中山北路一段走到中山北路七段,走到腳痛了、破皮了,心,也跟著麻木了。

leonayd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